北京医生的哀求,让人泪流满面!

Date:?
Thursday, October 10, 2019
Author:?
互联网
我说过,要在“三甲传真”上推出一批真正能设身处地为患者着想的好医生。朱新宇—请让我们记住这个名字,一个一心一意救死扶伤、为患者流泪的好医生!下面,三甲朱医生的一篇有温度的医学科普,希望这样的医者仁心越来越多,有越来越多的人受益于这样的医者仁心。以下是全
还记得那是个晴天,前来就诊的是一对老夫妇,两位老人头上布满了白发,脸上的皱纹诉说着岁月的痕迹,慈祥的双眼下两个大大的眼袋,衣着很老旧,但是很干净,他们相互搀扶着走进我的诊室。
刚一进门老大娘就很迫切地向我介绍着自己的病情,东一嘴、西一嘴的,能看得出来她很着急!
“别着急,咱先坐下慢慢说”我边安抚着大娘,边起身把靠墙的椅子搬了过来。
“哪不好啊?”我问大娘。
大娘抬起了肿胀的左手,“唉!睡觉时候翻身一不小心掉地上了,胳膊骨折了,也做了手术,去医院复查大夫说长得挺好的,可您瞧瞧这都仨月了,还是干不了活儿啊,这手连动弹都动弹不了,一碰就疼得厉害,这可怎么办啊?”
我拿起大娘带来的片子,显示:桡骨远端骨折,并且伴有内固定。
北京医生的哀求,让人泪流满面!(图1)
北京医生的哀求,让人泪流满面!(图1)
查体:肌肉萎缩,前臂旋前、旋后受限,掌指关节严重挛缩:四指第一指节屈曲主动活动0°被动活动20°(正常90°)第二指节屈曲主动0°被动30°(正常100°)第三指节屈曲主动10°被动25°(正常80°)拇指第一指节屈曲主动活动5°被动活动45°(正常60°)指根关节屈曲主动0°被动30°(正常80°)
查体表明:术后仨月患侧肢体基本没活动过,导致关节僵硬。
“在家这仨月怎么自己就没活动活动呢?”我疑惑地问着大娘。
“当时大夫是说回家让自己多活动活动手指,可回家了,咱也不知道怎么活动好啊,手肿的跟‘小包子’似的,也不敢瞎活动啊!”大娘委屈地回答着。
我又问大娘:“那自己觉着不好,怎么不早点来看看呢?没人建议您应该来做康复吗?”
大娘叹了口气:“怎么没看啊!去大医院复查了好几次呢,可大夫说没事,说这个过程就是‘肿肿消消’就好啦,康复?丫根儿就不知道啊!这不,还是听咱们这一病人说的,我才知道!”
看着大娘脸上的表情,我能感受到她的痛苦与无奈。
科普:通常骨折患者会在4周左右拆除石膏固定,而在此之前需要复诊数次,当复诊的时候肢体关节会出现不同程度的活动度受限、关节粘连。而此时大多数医院的骨科医生都会让患者自行回家多活动活动多练习练习,至于详尽的和专业的康复指导无从谈及。这是因为骨科医生擅长的是手术而不是康复。
由于大娘制动时间过长,导致关节黏连严重,被动活动的同时还伴有明显的疼痛,等待大康复过程必定是漫长的艰辛与痛苦,如果不康复治疗,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娘那只手的功能可能从此就会完全丧失,这些问题在我脑子里不断地闪现着。
当我把这些情况如实讲给大娘后,大娘稍显得有些迟疑,老大爷看了看大娘说:“咱们做,只要能好,怎么着都行,花点钱就花点钱吧,看着你这样我也心疼。”看得出来,老两口平时也是节俭之人,不舍得花钱。
有了老伴的鼓励,大娘迟疑的面孔变得坚定了许多,脸上充满了对健康的渴望!
但我却深知过程的艰辛:年纪大、痛点低、制动时间长、关节挛缩严重,想要重新打开活动度,受罪是在所难免的。
两天的“体验式”康复,大娘也和自己斗争了两天,第三天让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大娘走进了我的诊室:“朱大夫我想跟您商量一件事,我不想做康复了,行吗?疼得实在受不了,活动完晚上还肿得厉害,碰都不让碰,一碰就疼!我今儿来就是想跟您说一声,就这样吧!这手以后爱啥样就啥样吧,好不了也不怪您,这两天谢谢您了!”
听了大话,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真的希望大娘能坚持下去,因为大娘这两天的坚持,给了我信心,继续康复治疗肯定会越来越好的,这样放弃我觉得太可惜了,我真的不甘心就这样让她回去。
我耐心地跟大娘讲着做与不做的差别,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可以恢复到什么程度,我努力地去试着说服她...
但是大娘最终的选择还是那么地肯定—不做了!
作为医生,我无法强迫患者做治疗,但就这样让患者回家,我觉得是一名医生的失职!
唉,又能怎么办呢,大娘这么大年纪了,“受这罪”没必要了,我安慰着自己。
“好吧,既然您决定了,我尊重您的选择,也理解您,我再教您一些锻炼的方法,回家去每天上下午各一次,让老伴帮您练。”
我拿过大病例手册把锻炼的动作、内容、步骤都写在了上面,最后还留了我的电话。
我把写好的训练计划交到了大爷手中…
就这样,大娘回家了!
没过几天我无意间听到别的病人谈论起这件事情,“哎,听说有个病人让朱大夫给做跑啦,疼得受不了啦,怎么做个康复都能那么疼呢?”
我心里暗自较着劲儿,我不服,我一定要让大娘康复好。
“喂,大娘,是我,康复中心的朱大夫。”
“哦,朱大夫啊,有啥事啊您?”
“我想让您继续来做康复,您的情况不做确实是太可惜了,之前疼的厉害,可能是我的问题,我就想让您的康复周期短一些,这样您就能少花点钱,所以康复过程中用力稍大些,想让您早点恢复!”
大娘听了我的话,感觉有些不知所措,迟疑了一会儿说:“没事,花点钱没关系,就是太疼受不了”
“您接着来康复,疼痛虽然避免不了,但咱可以把康复进度放慢,慢慢来,只要您坚持,肯定还会有很大的改善。”那一刻,我甚至是在哀求她。
“我们一起努力,请您相信我,我会让您好起来的。”
终于,大娘同意了,我能感觉到电话那头大声音有些哽咽。
挂掉电话后,我内心有种说不出来的激动,同时也有一种突如其来的压力。
经过之前两次给大娘做康复的经验,我发现大体质有些特殊,活动完极易肿胀,且不爱消肿,肿胀带来的疼痛对第二天的康复训练影响非常大!
针对大特殊情况,我在网上查找相关的病例及文献资料,并向行业里的老师寻求好的解决办法,最后综合大情况除了制定了训练计划外,还针对性的制定了训练后的消肿计划!
“万事俱备只欠大娘”我信心倍增!
松解黏连肌肉、扩大关节活动度,被动活动过程中,大娘紧闭着双眼、表情很痛苦。我知道大娘疼,但大娘从不说出来,一直在默默地忍受着,直到被动活动结束,大娘睁开了那双早已被泪水浸湿的双眼,泪水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
大娘没有看到,每次我转过身眼睛其实也有些湿润。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医生不给自己的亲人做手术了...
因为从大娘再次回来做康复的时候我已经把她当作了我的亲人,看到她疼,我甚至有些下不去手了。
大泪水会让我有些不忍心,甚至会怀疑当初叫大娘回来是个错误!但我知道,痛苦的过程是恢复的关键,我不能辜负了大信任,不能忘记大娘那份坚强。就这样我和大娘一起坚持着,一起努力着。
一个月后,关节活动角度有了很大的改善,手指的肌肉力量也提高了不少,疼痛也明显减轻了,基本可以主动达到半握拳的状态,这些似乎是对那份坚持最好的回报。
大娘看到了希望,脸上展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我同时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看到希望的大娘就像得到心仪玩具的小孩子,训练的热情也明显的高涨了,训练过程中还会主动要求我多用点劲儿。扩大关节活动度,增强肌肉力量、提高手指灵活性,改善手功能实用性、家庭作业能力,穿衣、扫地…
这些在常人眼里很简单的事,大娘每能干一件,第二天来都会跟我“炫耀”一番。
“朱大夫,您知道吗,我昨天在家扫地着,现在这手能干点活了!”大娘边说边笑,看着大娘开心的样子我也有了一种莫名的成就感。
“嗯,太好了,什么时候您能包饺子,就不用来啦!”我一边调侃一边鼓励大娘在家尝试着多干些力所能及的事。
有了前一段时间的训练基础,大手功能恢复的很快,半个月过后大娘已经可以独立完成所有日常生活活动,达到了康复的远期目标。
大娘最后一次做完康复后,她开心地离开了,我终于忍不住地任凭眼泪的流淌!
只有坚持才能看见希望,而不是看见希望才去坚持!大娘证明了自己也证明了我!
一个半月的康复训练,对于大娘而言是刻骨铭心的,所有忍受的痛苦和泪水都是值得的。对于我而言,我庆幸把大娘又叫了回来,如果没有当初那份坚持,在今后的职业生涯里,不知道会有多少位像大娘一样的患者,因为缺少那份坚持而留下终身的遗憾。
当为患者除去病痛,看到他们终日苦不堪言的脸上再次扬起久违的微笑,当让病患重拾起与病魔斗争的决心,当把死亡线上奄奄一息的患者成功地拉回来,当病患康复出院回归家庭,回归到自己原有的工作岗位上时,让我明白了身为医生的!
我们是医者,我们救死扶伤,患者出于对疾病的不了解和恐惧,往往不能配合我们的治疗,我们应该多一些理解、多一些鼓励、多一些关心,我们不能放手每一位患者,让我们一起努力,共抗疾病!
很多骨折术后患者在住院期间通常接受不到早期康复治疗,出院时也得不到详尽的康复指导,自己又缺乏这方面的常识,错过了康复的黄金时期,最终遗留了骨折部位及临近关节的功能障碍,导致关节粘连、僵硬,带来终身的不便和痛苦。手术后康复锻炼很重要,特别是骨科手术。希望大家重视术后康复治疗!